關於部落格
  • 333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咆勃樂天空的一顆流星:談被忽略的薩克斯風手Gigi Gryce

這一批從阪神特賣會中帶回來的黑膠唱片,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Gigi Gryce & Donald Byrd/ New Formulas from the Jazz Lab」這張專輯。唱片右上方印著「Vik」,薩克斯風手Gigi Gryce與小號手Donald Byrd的臉部圖像特寫佔據了整個封面。我猜測封面設計者利用針筆般的觸感,以相當細緻的點狀繪法,畫出Gigi Gryce嚴肅而沈靜的側面輪廓,與Gigi Gryce的細緻相對比,Donald Byrd的臉龐由顆粒大的圓點構成,則顯得粗獷而神秘。這種對比鮮明,大膽呈現樂手臉孔特寫,現代感十足的封面設計,令我愛不釋手。後來某時尚雜誌製作爵士樂專題,記者來訪時,我還特地將這張專輯拿出來供攝影師拍照。 「Gigi Gryce & Donald Byrd/ New Formulas fromt he Jazz Lab」是一張硬式咆勃樂(hardbop,或譯「精純爵士樂」)的經典。相信對長期蒐藏「藍調之音」專輯的樂迷來說,不會對小號手DonaldByrd過於陌生。九○年代以後,由美國資深的唱片製作人Michael Cuscuna一手主導的「藍調之音」重發盤,不論是「收藏家系列」或是「鑑賞家系列」,都少不了Donald Byrd掛名的作品,特別是「Byrd in Hand」或是「Byrdin Flight」兩張專輯,乃現代爵士樂中的瑰寶,十分值得向樂友推薦。 由於「藍調之音」前老闆Alfred Lion堅持為當時知名度並不高的音樂家錄音,因而能夠留給後人大量的「硬式咆勃樂」佳品。然而,無緣以個人名義在「藍調之音」錄製專輯的Gigi Gryce,對大家來說就陌生了。在購入日本BMG公司重發的「Gigi Gryce & Donald Byrd/ New Formulas from the Jazz Lab」之前,我對於Gigi Gryce的認識也非常淺薄,只知道他在Savoy廠牌有一張知名度較高的「Nica's Tempo」,該張專輯好手雲集,鋼琴手Horace Silver、Thelonious Monk、伸縮號手Jimmy Cleveland、法國號手Julius Watkins、巴里東(低音薩克斯風)手Cecil Payne、鼓手Art Blakey均參與錄音。黑人女歌手Ernestine Anderson並獻唱了兩首Gigi Gryce的作品:「SocialCall」與「You'll Always be the One I Love」。聽罷「Nica's Tempo」整張專輯,我深深覺得,Gigi Gryce不但適度地展現了現代爵士樂的奧妙,又兼顧了音樂的流暢與旋律,尤其是ErnestineAnderson所唱的「Social Call」(由另一名男歌手Joe Hendricks填詞),迴腸盪氣,好聽極了,說「Nica's Tempo」是Gigi Gryce的代表傑作,一點都不為過。 Gigi Gryce曾先後與傑出的小號手如Clifford Brown、Art Farmer、Lee Morgan、Thad Jones、Donald Byrd同台演出,且受到當時爵士樂評家的高度肯定,但在五○年代曾創造個人演奏與創作高峰期的GigiGryce,若計算他個人所有領銜演出的專輯,則是出人意表地少,其知名度也遠遜於曾經與他同組JazzLab的樂手,如Art Farmer或Donald Byrd。 為什麼?實在令人好奇。 我從日本回來後,在Gigi Gryce的傳記Rat Race Blues:The Musical Life of Gigi Gryce找到答案。這本傳記由Michael Fitzgerald與Noal Cohen合著,兩位作者都致力於爵士樂推廣,同時也是網路上「硬式咆勃樂」郵遞討論群的核心人物。Michael Fitzgerald是一位爵士鋼琴老師,也是女鋼琴家Joanne Brackeen的高徒。關於Gigi Gryce知名度為何不高的問題,書中有相當完整的說明。 原來,就在一九六三年,才三十七歲,信奉回教的Gigi Gryce易名為Basheer Qusim,離開了爵士圈。隱姓埋名的他,與所有的家人、朋友完全失聯,在紐約市的公立學校擔任音樂老師,指導校內的兒童合唱團。他,再也沒有演奏過爵士樂。 關於Gigi Gryce離開樂壇的原因眾說紛紜。有人說,他對於當時的爵士樂壇剝削的現象過於失望。有人說,他不喜歡舟車勞頓的巡迴演出。也有人說,由於個性因素,Gigi Gryce極度地沒有安全感,無法信任他人,轉而封閉自我,最後終於從樂壇消失。另外,從傳記中所呈現的資料看來,Gigi Gryce的重要性不只是在作曲/編曲方面。因演奏放克爵士而名利雙收的鋼琴手Horace Silver,在剛出道時因Gigi Gryce的建議,致力於自身音樂創作之智慧財產權保護,成立了專發自己作品樂譜的出版公司。 原來,當時的爵士樂手,特別是黑人爵士樂手,音樂天賦極高者眾,但對於創作的價值認識不深,往往拿了微薄的專輯錄音費用,就將曲子的版權讓渡給唱片公司。專輯即使大賣,曲子即使受歡迎,唱片公司或許可以一再追加發行量,甚至向演奏同一曲目的其他樂手收取版權費用,但原創作者卻永遠分不到什麼好處,仍得靠著不斷地演出來賺錢,否則就只好繼續窮困潦倒。 Gigi Gryce畢業於波士頓音樂學院(Boston Conservatory of Music),他的Jazz Lab搭檔Donald Byrd,也是Wayne State University音樂系的高材生,後來在Manhattan School of Music與哥倫比亞大學深造,分別取得碩、博士學位。作為爵士樂圈少數高學歷者,深思熟慮的GigiGryce,很早就看到音樂市場中,唱片公司、秀場負責人,以及樂團領團人剝削樂手的問題。 出道之始,Gigi Gryce曾與Clifford Brown、Art Farmer加入Lionel Hampton樂團,到歐洲巡迴演出,當時Lionel Hampton樂團的樂手分成兩派,一派是搖擺樂時期的老樂手,對Lionel Hampton的想法言聽計從,另一派則是現代爵士樂的初生之犢,不畏Lionel Hampton的禁令,在法國知名的製作人Charles Delaunay安排下,為Vogue廠牌留下了不少珍貴的錄音,在美國則由「藍調之音」以十吋盤形式發行。 為何當時的年輕樂手,冒著被Lionel Hampton開除的危險,為法國唱片公司錄音呢?不單是因為他們急著想出頭(畢竟當時歐洲還是搖擺樂盛行的時代),而是他們的待遇實在太差了!Lionel Hampton樂團的成員之中,除了英俊瀟灑的小號手Quincy Jones之外,Gigi Gryce與Clifford Brown的衣著都十分寒酸,連套像樣的西裝都沒有。尤其是Clifford Brown,用來禦寒的大衣只有一件,又髒又薄又破,站在挺拔的法國樂迷旁邊,不要說沒有明星相,連個爵士樂手基本的「架勢」都沒有。更糟的是,歐洲巡迴演出雖然極為成功,回國之後,Lionel Hampton卻以各種理由搪塞,讓這些團員分不到酬勞。 唱片公司與團隊領班人的惡形惡狀,讓當時如此有才氣的樂手如Clifford Brown陷入經濟窘境,Gigi Gryce看在眼裡,心頭別有一番滋味。除了力勸周圍的樂手朋友們要好好保護創作版權,對於錄音合約的內容一定要仔細過目外,Gigi Gryce自己也身體力行,以保護樂手創作為主,成立出版公司。 五○年代中期,Gigi Gryce更致力於音樂實驗,積極參與低音貝斯手Charles Mingus成立的「爵士作曲人工作坊」(Jazz Composers Workshop),並曾加入電顫琴手Teddy Charles組成的十重奏,與當時注重作曲/即興之間平衡的Gunther Shuller、George Russell共同切磋琢磨。他最大的理想,就是結合志同道合的同儕,跳脫咆勃樂初期發展的缺點。這些缺點包括:改編標準曲目而缺乏原創、過度注重吹奏技巧、過度注重個人即興、音樂的凝聚性較弱……等。Gigi Gryce出身科班,他希望從音樂理論出發,注重和絃配置,強化小編制樂團整體的音色,強調編曲者的角色,結合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為爵士樂開創前景。 經過了一段時間,Gigi Gryce與Donald Byrd合組「Jazz Lab」的創作努力,終於在一九五七年開花結果。他們先為哥倫比亞唱片公司錄製「Modern Jazz Perspective」上下兩張專輯,節奏組合為鋼琴手WadeLegge或Wynton Kelly,低音貝斯手Wendall Marshall與鼓手Art Taylor。為了彰顯現代爵士樂的藝術特質,哥倫比亞公司則採抽象畫家S.Neil Fujita的畫作為「Modern Jazz PerspectiveVol.2」專輯的封面。 台灣的爵士樂迷對於Fujita的作品應不會陌生,因為Fujita其他風格類似的作品,也被採用為Dave Brubeck「Time Out」以及Charles Mingus「Mingus Ah Um」專輯的封面。令人遺憾的是,九○年代以後哥倫比亞公司搭上重發風潮,設立專門重發爵士與藍調的legacy系列,Dave Brubeck與Charles Mingus的專輯都重發了,卻吝於發行Gigi Gryce與Donald Byrd的「Modern Jazz Perspective」,最後是由Collectables Jazz Classics廠牌重發這兩張專輯。 至於我手邊這張在大阪阪神百貨催場買到的「GigiGryce&DonaldByrd/NewFormulasfromtheJazzLab」,也是兩人在五七年的作品之一,是JazzLab成員為RCAVictor旗下的Vik系列所作的錄音。與先前不同的是,低音貝斯手換成了更年輕的PaulChambers,鋼琴手則是HankJones。詳查所有GigiGryce曾參與錄音資料後,我才訝異地發現,「GigiGryce&DonaldByrd/NewFormulasfromtheJazzLab」並不曾在美國境內發行! 這也就是說,美國的RCA公司在錄完專輯之後,給了一個「VikLX 1138」的編號,壓了幾張試聽片分送給爵士樂雜誌與電台,雖頗獲好評,但出於商業考量,最後RCA卻決定不發行此張專輯,母帶也就塞回公司的檔案櫃中。同一批無緣曾發行的「Vik」系列唱片,還包括了Charles Mingus的Jazz Workshop與Nat Pierce大樂團的作品。 爵士樂雜誌Down Beat曾公開呼籲讀者寫信給RCA Victor總裁George Marek,讓該張專輯可以順利公開發行,無奈RCA似乎無動於衷。Gigi Gryce與Donald Byrd這三天的錄音等於作了白工,一直到一九七六年,也就是十九年之後,或許是為了迎合日本樂迷的求全主義,以及對於罕見盤的熱愛,「Gigi Gryce & Donald Byrd/NewFormulas from the Jazz Lab」才得以重見光明,由日本的BMG公司重新發行。 再三聆聽「GigiGryce & Donald Byrd/New Formulas from the Jazz Lab」,彷彿在品嚐Jazz Lab極盛期最豐碩的果實。整張專輯都是Gigi Gryce原創曲。特別值得稱道的是低音貝斯手PaulChambers,他在這張專輯中扮演了緊要的角色。開場曲「ExhibitA」闡述了紐約鬧區交通繁忙的盛況,Chambers充滿張力與立體感的貝斯旋律,不但潤飾了情境感十足的曲子,大量獨奏的表現,更顯現出Chambers是一個靈感充沛又極富潛力的樂手。曲子末了,Gigi Gryce「裝」進Bud Powell的「Parisian Thoroughfare」主要旋律,這是快速的咆勃樂風在結束之前的高潮。整體而言,每位樂手的表現不但均衡,彼此也能從對話中,充分激盪演奏的活力與想法。Gigi Gryce有如Charlie Paker般的吹奏速度與流暢,DonaldByrd的高超技巧與機關槍般的短句,Hank Jones的沈穩,Paul Chambers大幅移動的旋律線,和Art Taylor精力充沛,層次感細緻的節奏,在在證明這是一張不凡的五重奏專輯。 若有人問我,Gigi Gryce的作品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哪首曲子?我大概會毫不猶豫地回答「Minority」吧。我手邊的這個版本,收錄於Pretige唱片公司發行的Gigi Gryce五重奏「The Hap'nin's」,錄音工作則由Rudy Ven Gelder操刀。此時Gigi Gryce樂團已經改組,小號手換成了Richard Williams,節奏組合則為Julian Euell(低音貝斯)、Richard Wyands(鋼琴)與Micky Roker(鼓)。顧名思義,「Minority」以小音階構成,屬於所謂的「暗色」風格。 關於暗色風格,我曾在介紹小號手Clark Terry的「一路律動上天堂」文章中提過。咆勃樂盛行年代,樂手喜歡大量使用五聲音階,搭配小編制樂團緊密的合奏,表現音樂的靈魂與律動感。 「Minority」的以氣勢非凡的合奏開場,Micky Roker鏗鏘有力的鼓技,絕不遜於也錄過「Minority」的Art Blakey。拜Rudy Ven Gelder高超的錄音技術之賜,讓每件樂器充分發揮其音色魅力。Richard Williams的音色較Donald Byrd柔美,但他吹奏小號極為精確,那飆到高音處的激情,彷彿也啟發了Gigi Gryce的吹奏,薩克斯風尾音處的猛烈顫動感,讓「Minority」充分展現硬式咆勃樂迷人之處。 就在現代爵士樂的鼎盛年代,Gigi Gryce為後世留下了不少精彩的作曲。雖然沒能以個人名義在「藍調之音」發行專輯,但在「藍調之音」的專輯中,Gigi Gryce倒是擔任了不少小號名家的伴奏樂手,例如Thad Jones「The Magnificent Thad Jones Vol.3」(1500系列的十二吋盤,正式發行時篩掉了不少寶貴的錄音,後來由馬賽克唱片公司發行Thad Jones在Blue Note/UA/Roulette全集時才發行了完整曲目),Clifford Brown的「New Staron the Horizon」(5000系列的十吋盤),LeeMorgan的「LeeMorganVol.3」(1500系列的十二吋盤)。GigiGryce雖然沒有主導這些專輯的編曲工作,但那清亮、靈活而魄力十足的薩克斯風吹奏,令人難忘。 照理講,像GigiGryce這樣優秀的作曲/編曲家/樂手,不吸煙、不喝酒也不吸毒,又有保護智慧財產權的概念,假設他能堅持下去,必定能創作更多流傳後世的名曲與專輯罷。然而,從「Gigi Gryce & Donald Byrd/New Formulas from the Jazz Lab」被大唱片公司被封殺,至今仍不曾在美國境內發行,我們就不難想像GigiGryce與他的同儕,要兼顧音樂理念與現實生活,有多麼的困難! 進入六○年代之後,美國介入越南內戰,社會形構丕變,自由爵士樂興起,表達內心的憤怒與抗議成為新派爵士樂創作趨勢,紐約的演出場所越來越少,部分樂手轉赴歐洲討生活。Gigi Gryce相當畏懼離開紐約巡迴演出,這是因為他的好友Clifford Brown早在一九五六年就因赴芝加哥演出時,在賓州車禍死亡,不要說搭飛機,Gigi Gryce連搭車都不願意。 一九六三年時,Gigi Gryce的另一位老友Eddie Costa也因車禍橫死,遂成他隱退樂壇的開端。Gigi Gryce自此不順,不但演出機會銳減,他的樂譜出版公司也因人力財力有限,而面臨倒閉的命運。更糟的是,或許是心靈受創過深,Gigi Gryce開始幻想有人要陷害他,不但足不出戶,家裡上了雙重門鎖,還不准老婆接聽電話。兩人本來就因為信仰不同而衝突連連,此時生活陷入困境,更讓夫妻關係雪上加霜,終導致離婚的命運。 離開家人與親友的Gigi Gryce,最後放棄了演奏爵士樂的工作,選擇音樂教職,隱居了起來,行蹤神秘到連母親去世時,Gigi Gryce的弟弟都找不到他奔喪。他再也不碰爵士樂了,甚至以「美國音樂」(American Music)來稱呼這個曾經讓他全心投入的表演藝術。一九八三年,GigiGryce因心臟病辭世,享年五十七歲,葬於故鄉佛羅里達州的Pensacola。 後記 讀完Rat Race Blues:The Musical Life of Gigi Gryce時,我終於瞭解Michae lFitzgerald與Noal Cohen為何要為Gigi Gryce作傳。時至今日,拜CD重發之賜,及爵士樂評人的春秋之筆,即使部分爵士樂手在五、六○年代不具任何知名度,他們的創作與貢獻,如今已獲得後人的肯定,例如:曾被RCA一併取消發行專輯的Charles Mingus。唯獨Gigi Gryce,或許是因為從演奏生涯中「人間蒸發」,讓他孤寂終老,無論生前或生後,鮮少有人願意重新追溯他在現代爵士樂史中留下的雪泥鴻爪,並追究他退出樂壇的緣由。 也許,Gigi Gryce的一生,就是五○年代集才氣、學養一身的黑人藝術家卻有志難伸的縮影吧!他看穿了唱片公司利用/剝削樂手的不合理,致力保護樂手的智慧財產權,卻因後繼無力而告失敗。他與樂手合組Jazz Lab,宣示創作的理想,雖然表現不俗,仍無法獲得大唱片公司的青睞,JazzLab的理想遂成曇花一現。拒絕巡迴演出的他,眼看著演出機會越來越少,怎會不焦慮、不沮喪,終究,崩潰? Gigi Gryce就像劃過咆勃樂天空的一顆流星,短暫卻耀眼無比。身為爵士樂迷的我,真心感謝Michael Fitzgerald與Noal Cohen的默默耕耘,讓我重新認識他。兩位作者所費心整理的Gigi Gryce錄音紀錄(discography),按照時間順序臚列專輯名、演出陣容、曲名以及發行資料,讓我們可以一點一滴拼湊Gigi Gryce曾經經歷的輝煌年代,思索他的作品留給後人的意義。
GigiGryce ::HymnOfTheOrient:: 00:4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