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32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夏日的爵士圖彩

不過是去年的事情,彼時客居於西雅圖的我,在市立圖書館翻閱雜誌時,意外地讀到紐約市曼哈頓中城以爵士樂現場演奏馳名的「甜紫蘇」餐廳悄悄關門了。「甜紫蘇」餐廳讓我想起滿頭白髮的翼號手Art Farmer。讓我想起九八年冬天抱著朝聖的心態,到「甜紫蘇」餐廳花大錢聽他疲憊而衰弱的演出。回憶起那匆匆一小時的演出,年輕的薩克風手風靡全場,女客人都搶著跟他搭訕,而Art Farmer形容枯槁,表現平平,比桌上的薯條還要無味。我與朋友面面相覷,失望到說不出話來。要求像Art Farmer這樣七十歲的老人在深夜活蹦亂跳地演出委實強人所難。而如同大部分的樂迷一樣,我很快地體諒且愛上他的音樂,特別是那溫柔、優雅至極的翼號音色,聽他的黑膠唱片,那種陳述樂句的方式,如同穿透時空的慧星群綻放光芒,繽紛而美麗。 我想起那張「Blame It on My Youth」的五重奏專輯。從與專輯同名的慢板歌曲開始,Art Farmer 的演奏帶出翼號特有的厚而不重音色,舒緩而不矯情,像一名歌手娓娓道來。他長於詮釋標準曲(ballads),將吹奏當成說故事的方式。偶而釋放短而快速的滑音,而大部分時間他都精心於透徹地鋪陳浪漫的氛圍,浸滿情感湯汁的音符,一個接一個清晰地飄落。 看完Art Farmer的現場演出十個月後,這位偉大的抒情翼號手因病去世。而「甜紫蘇」餐廳也苦撐一年餘後關門。 捷運繼續往前疾馳,沈默的乘客在盆地底下快速移動,颱風的豪雨會漫進來嗎?會突然地震嗎?戰爭會從地球的哪一端開打?我胡思亂想著。腦海裡,走進身材高大,戴著眼鏡的薩克斯風手 Joe Henderson 。 與小號手Woody Shaw意氣相投的音樂伙伴薩克斯風手Joe Henderson,早在六○年代發行個人第一張專輯「Page One」時,便維持其一貫的優質吹奏水平。這一對氣味相投的好弟兄,打著「In & Out」(「又在裡面也在外邊」,也是Joe Henderson另一張專輯名)的口號,是當時少數可以遊走於流行與前衛之間的樂手。他們一方面不吝於演出貼近草根聽眾的hard bop樂(屬於「裡面」的流行音樂),另一方面也勇於創新,大膽地與宣揚進步意識的前衛爵士界靠攏(所謂的「外邊」)。 單是聽Joe Henderson初試啼聲之作「Page One」的「Blue Bossa」,就會令人無藥可救地愛上他。那充滿趣味的拉丁節奏帶出主旋律,獨奏由小號手先開始,Kenny Dorham中規中矩地帶出簡單但優美的旋律,然後好戲上場了,由Joe Henderson的薩克斯風接手。高手出招,鋒芒畢露,短短一段絕頂聰明的獨奏,如今已成經典。 Joe Henderson自由運用薩克斯風特有的顫音或抖音,帶出爵士樂帶勁的搖擺感,令人不禁想隨著bossa nova的節奏手舞足蹈。他那一連串流洩而出的音符,彷彿來自一口永不枯竭的創意深井。興致來時,Joe Henderson偕同其他樂手累積適當的演奏能量,如同說故事的人般營造即興演出的高潮,令聽眾在音響旁不禁要擊節叫好。 還有充滿西班牙小調趣味的「El Barrio」,收錄於Joe Henderson的四重奏專輯「Inner Urge」。Joe Henderson刻意用粗礪的音色帶出主旋律,節奏部門重複演繹簡單的調式,獨奏的陣勢擺開,嚇!原來是帶著異國情調,向自由爵士靠攏的奔放演出,令人不禁想起另一名薩克斯風大將 John Coltrane 的專輯「Ole Coltrane」中的「Ole」。除了創作的源頭與理念若合符節之外,睿智的 Joe Henderson 並沒有抄襲 John Coltrane,相反地,他保留獨有的風格,內斂但充滿爆發力的次中音薩克斯風音色,令人回味再三。 發行上述專輯後數十年間, Joe Henderson 依然維持其一貫演出水平,直到晚年與大廠牌簽約,Joe Henderson的曝光度才突然升高,早年的專輯紛紛以CD形式問世。長年艱苦地對抗肺氣腫後,Joe Henderson於前年夏天辭世。 早Joe Henderson十七天辭世,但知名度卻遠不如他的Ken McIntyre,在我的聆聽地圖中,早已為他留了重要位置。這位在主流樂壇幾乎沒有任何知名度的樂手兼音樂教師,六○年代初便與另一位吹管高手Eric Dolphy合錄了「Looking Ahead」。受過正規作曲與演奏訓練的Ken McIntyre,甫錄製個人專輯便一鳴驚人。相對於Eric Dolphy早熟的黯沈吹奏,Ken McIntyre的演奏風格不但狂野,精力十足,而且充滿加勒比海的節奏感,時時充滿幽默感的音符,配上明亮的律動,令人不禁要在這聽似拗口,實則律動十足的音樂中起舞。 爵士樂壇怪人何其多也。低音貝斯手Charles Mingus找精神醫師寫專輯內頁說明,盲人吹管高手Roland Kirk可以把兩隻薩克斯風含在嘴中同時吹奏,Ken McIntyre不但親自撰寫專輯說明,還可駕馭五種樂器:長笛、巴松管、雙簧管、低音單簧管和薩克斯風。 長笛可輕盈飛舞,巴松管可表現出低音樂器的節奏與黑色質感,雙簧管雖然不若薩克斯風清亮有力,但音色優美沈靜。聆聽Ken McIntyre的「Hindsight」,好比抓住夏天的尾巴,大啖綜合口味的刨冰,每種用料都有獨特的口感,但加起來則產生相乘的效果,配上鋼琴手Kenny Drew快速流暢,鼓與貝斯默契良好的動態演出,漸漸,我沈溺在音樂饗宴中。 捷運車廂門一打開,大片熱氣竄入,起身下車,那些跳動的音符,那些專輯 的圖樣與色彩,如此鮮明地映在腦海中。 我正趕著回家聽音樂。 Art Farmer Punsu (c) 1961 Verve 1:3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