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32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到底是吵些甚麼?

SunRa基本上,提出「演奏自由爵士並不需要追溯 bebop 淵源」的Walt 認為,基本上,自由爵士是個「全新的東西」(A New Thing),從它的發展歷史來看,自由爵士本身可以被當成一個獨立的個體來看待。 Walt 認為,從實際層面,許多 free jazz player 遭到許多樂評人的冷嘲熱諷,認為他們根本不懂得彈奏音樂(因為樂評人拿舊標準來衡量新事物)。Walt 為這些樂手叫屈,認為 free jazz 的歷史性地位不應和其他的爵士樂類型比較,甚至應該把它當成一個與其他爵士樂風格無涉的音樂類型。

此話一出,自然引起網路上軒然大波。許多人直覺反應是,如果說,free jazz可以被當成是音樂與政治性的改革運動(例如與黑權運動 black power movement 的結合),它的誕生源自於對現況資源分配的匱乏感與批判, 那麼 free jazz musicians 至少應該對他所要批評的「music idioms」(音樂字彙, 指的是 bebop 的演奏風格,基本結構等等)有基礎性的認識與理解。我們也許不能說free jazz 承續 bebop, 應該說 free jazz 隨著社會運動的蓬勃,告別舊風格,往更大膽與創新的路線邁進。因此,我們還是不能忽略bebop 與 free jazz 之間的歷史性傳承。

事實上關於 free jazz 的定義可以說是非常複雜,它是「高度個人風格的組合品, 範圍十分廣泛」(這是從 New Grove Dictionary 抄下來的)、「它沒有預設的和絃進行方式, 也不注重音樂的結構,它強調的是集體式的即興,以製造音樂質感(texture)的方式來取代慣常聽到的旋律。」說老實話,集體式的即興演奏早在紐奧良爵士樂時代就有了,被歸類為無黨無派(the thirdstream)的 Charles Mingus 不也很喜歡在擔任 bandleader角色時,兇巴巴地大聲吆喝,指揮他團員作集體式即興嗎?我個人資質弩頓, 雖然常常被 free jazz 詭異的風格弄得有點困惑,不過我相信free jazz應該不能算是一個遺世而獨立的個體,究竟敵軍的領袖常常來是本軍叛變的精銳將領,這不是千古不變的法則嗎,嘻嘻。
Mike Heffley::Free Jazz in Western Eyes©2000

Mike Heffley::Jazz in German Eyes©200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