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32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在陽光燦爛的街道[ 下 ]

其他如「After Hours」,以Ray Bryant的鋼琴演奏開始,在那濃得不開的藍調風味中,Dizzy Gillespie輕輕鬆鬆地吹著舒暢的樂句,接下來Sonny Rollins的即興演出,原汁原味的靈魂感,再一次證明Rollins是當時爵士薩克斯風好手中,浪漫與現代感兼具的即興大師。Rollins構築於藍調曲式,卻不落入窠臼的漂亮樂句,Stitt忠於Charlie Parker式的流暢語彙,Dizzy Gillespie狀似輕鬆卻絕不馬虎的小號吹奏,讓這張在近半世紀之前就已經完成的作品,成為經典中的經典。

搖擺爵士第二碟,是Coleman Hawkins率領小編制(四重奏與六重奏)的樂團,在一九五四年錄製了The Complete Jazztone Recordings 1954,前不久才剛由西班牙廠牌Fresh Sound重新發行CD,並收錄了原黑膠唱片沒有發行的三首曲子「Undecided」、「Time on My Hands」與「Honeysuckle Rose」。專輯才剛發行,就被爵士樂雜誌Cadence選為二○○四年十大重發盤之一。

聽Coleman Hawkins吹薩克斯風,總是覺得那麼完美。以第二軌的「If I Had You」為例,在慢板的節奏中,Hawkins吹出極具暈染效果的性感音色,配上Billy Taylor輕言細雨的鋼琴伴奏,彷彿在說:「嘿!放輕鬆吧!將生活步調慢下來吧!沒有什麼事情需要憂煩啊。」的確,Coleman Hawkins的音樂永遠是那麼舒適,好像坐上了時光機器,重溫舊日的美好時光。


Coleman Hawkins/The Complete Jazztone Recordings-1954 (Fresh Sound)

聽Coleman Hawkins吹薩克斯風,總是覺得那麼完美。以第二軌的「If I Had You」為例,在慢板的節奏中,Hawkins吹出極具暈染效果的性感音色,配上Billy Taylor輕言細雨的鋼琴伴奏,彷彿在說:「嘿!放輕鬆吧!將生活步調慢下來吧!沒有什麼事情需要憂煩啊。」的確,Coleman Hawkins的音樂永遠是那麼舒適,好像坐上了時光機器,重溫舊日的美好時光。

在The Complete Jazztone Recordings 1954專輯中,另外一位值得一提的樂手是吹小號的Emmett Berry,與吹伸縮號的Eddie Bert,均曾在Coleman Hawkins率領的六重奏樂團中擔任要角。Emmett Berry個人作品奇少,是一位在爵士樂史上被低估的小號手,早年曾經擔任Fletcher Henderson大樂團的招牌小號手,四○年代時加入貝西伯爵大樂團(Count Basie’s Big Band)的巡迴演出,也曾與另一個招牌小號手Roy Eldridge共事過。從第五軌的「Out of Nowhere」一曲中,我們不難察覺,負責「先發」的Emmett Berry以酷似路易‧阿姆斯壯的吹奏風格開場,他的小號結實清亮,但不失其溫柔動人之處。在Coleman Hawkins的迷人的薩克斯風旋律之後,Eddie Bert也吹奏了一段動人的伸縮號樂章,此時由鋼琴手Billy Taylor接續Eddie Bert,那晶瑩剔透的鋼琴音符,散發著優雅芬芳,最後再由Emmett Berry以氣魄十足的小號吹奏作為結束。

Coleman Hawkins的演奏生涯跨越四載,作品多如繁星,其間還曾旅居歐洲四、五年,想要完整收藏他的作品是不可能的任務。樂友欲一窺這位爵士薩克斯風語彙開創者的作品面貌,The Complete Jazztone Recordings 1954是很好的起點。作為少數可以從大樂團的搖擺曲風跨入現代爵士樂範疇的藝術家,Coleman Hawkins的音樂一向流暢悅耳,從不曾帶給聽眾耳朵負擔。「自然」就是他的特色。他曾經說過:「坦白講,我實在不知道如何以言語形容我的風格,看起來就是,什麼對我來說是自然的,我就會演奏出來。」樂友不妨注意聆聽Coleman Hawkins演奏經典抒情曲,例如第四軌的「Time on My Hands」,或是第六軌的「Aint Misbehavin’」,細細品味那薩克斯風鮮明而優美的形體感,渾然天成,毫不造作。

最後出場的搖擺樂第三碟,是素有「副總統」(Vice Prez,Prez為President之簡稱)之稱的薩克斯風手Paul Quinichette在黎明唱片公司(Dawn Records)所錄製的The Kid from Denver,錄音時間是一九五六至五七年之間,原為四次不同的錄音,分成四張專輯發行,所以樂手編制也不相同(從七人至十人不等),唯一的共同點是Paul Quinichette均有參與。這張專輯的CD重發盤,將四次錄音合併,收錄了二十首曲子,也是由西班牙唱片公司Fresh Sound旗下的子廠牌Blue Moon發行,可謂「俗擱大碗」。

The Kid from Denver隸屬於黎明唱片精選重發計畫。同一系列還包括了罕見的爵士手風琴家Mat Mathews在黎明唱片的兩張罕見作品The Modern Art of Jazz與The Gentle Art of Love,也相當值得聆聽、蒐藏。

一九三三年,Paul Quinichette的母親帶著兒子參觀芝加哥世界博覽盛會。就在「進步展示區」中,年幼的Paul Quinechette剛好看到Mezz Mezzrow率領樂團演奏爵士樂。出神聆聽了許久,Paul Quinechette下定決心,要成為一名爵士樂手。回到故鄉丹佛城之後,他先從音色較尖細的單簧管與中音薩克斯風學起,最後選定次中音薩克斯風為其專長,並在丹佛大學接受音樂教育。

來自美國中部的鄉下小子Paul Quinechette,很快地打入了競爭激烈的東岸樂壇。在另一名薩克斯風手Wardell Grey的引介下,Paul Quinechette順利加入貝西伯爵樂團。雖然實際加入的時間只有兩年,但Paul Quinechette卻是二次戰後,貝西伯爵樂團中,最受人矚目的薩克斯風手之一。一如其「副總統」的外號,Paul Quinechette簡直是綽號「總統」(Prez),二次戰前貝西伯爵樂團的重量級薩克斯風手Lester Young的翻版:音色質感細膩、樂韻輕盈卻又擲地有聲,隨著節奏搖曳生姿,可以聆賞的音樂細節也就更多了。


Paul Quinechette/The Kid from Denver:
The Comeplete Dawn Sessions (Fresh Sound/Blue Moon)


Paul Quinechette雖然離開了貝西樂團,但他之後的演奏風格,並無太大的更動,仍以輕鬆自在,強調愉快氣氛的搖擺曲風為主,只不過個人的即興空間拉大,音樂的自由度也提高了。在The Kid from Denver專輯中,由於有多位貝西伯爵樂團團員的參與,如小號手Thad Jones與Joe Newman,節奏吉他手Freddie Green等,讓整張專輯的「貝西伯爵味」十足。

有趣的是,The Kid from Denver前八軌的錄音,由三位小號手Joe Newman、Renauld Jones、Thad Jones與「孤軍」薩克斯風手Paul Quinechette互相抗衡,強勢的小號連番發動攻擊,整體合奏的氣勢銳不可當,只見Paul Quinechette氣定神閒,那輕柔甜美,酷味十足薩克斯風音色一出現,馬上轉移了聽眾對於小號強悍音色的注意力。The Kid from Denver專輯一如其名,來自丹佛的小子,曾經浸淫於貝西伯爵樂團的Paul Quinechette,吹出薩克斯風的萬般風情,在搖擺樂中確立其不朽的地位。

這篇文章快完成時,一道鋒面經過台灣,帶來難得潮濕涼雨,頑固的氣溫終於往下降了。南台灣好不容易開始譜著秋天的樂章,季節的轉換加上國慶補假,讓居民開始忙著逛街採買。然而,府城舊城區的中正路,門前冷落車馬稀依舊,那蕭瑟的景況,像是宣示著一個時代的結束。在這個時候,我們也只能將Sonny Side Up放到唱盤裡,聽Dizzy Gillespie這樣唱道:
即使我連一分錢都從沒賺過,
If I never made one cent
我還是會像洛克斐勒那樣富有, I'd be still rich as Rockefeller
金粉灑在我的腳上,
Gold dust at my feet
在這陽光,在這陰暗…在這陽光燦爛的街道上。
On the sunny, on the shady, on the sunny side of the street

希望有一天,你我盛裝,再次相逢。無論經歷滄海或桑田,都能走出陰霾,讓金粉灑在腳上,只記住青春與歡笑,在這陽光燦爛的街道上。
謹以此文,獻給曾在台南市中正路一同長大的親友


感謝Timo提供音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