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3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潛意識裡飛揚的即興樂句

放眼國際爵士樂壇,當今有能力冶古典、爵士、搖滾等音樂元素於一爐,即使是相同的曲目,即使是簡單的旋律,每一次的演奏都能採用不同的概念或形式來即興演出,而又保留了浪漫主義豐沛的情感者,布瑞德‧梅爾道絕對是其中的佼佼者。

就像他這一代的鋼琴手,梅爾道在接觸爵士樂之前,接受的是嚴謹的古典音樂教育。他出生、成長於美國康乃迪克州,六歲開始學琴,青少年時期聆聽的音樂雖然仍以搖滾為主,但由於高中時加入爵士樂團的關係,開始對爵士演奏產生濃厚興趣。與他志同道合的樂團成員Joel Frahm,後來也成為職業薩克斯風手,不但擔任女歌手珍‧夢海巡迴演出的樂手,更曾領銜錄製過多張專輯。兩人成名之後,曾一起錄製過二重奏專輯評價很高的Don’t Explain。一如梅爾道喜愛搖滾經典曲的作風,專輯中重新詮釋了披頭四的「Mother Nature’s Son」。

高中畢業後,梅爾道進入紐約社會研究新學院(New School)的爵士暨當代音樂學系,向多位鋼琴名家Junior Mance、Kenny Werner及Fred Hersch學習。畢業之後,梅爾道正式展開爵士演奏生涯,並先後擔任吉他手Peter Bernstein、薩克斯風手Jessie Davis及David Sanchez樂團的鋼琴手。較為特別的是,在尚未成名之前,梅爾道曾與西班牙爵士樂手Rerico Sambeat(中音薩克斯風)、Mario Rossy(低音貝斯)、Jordi Rossy(鼓)等人合作過,在巴塞隆納廣受歡迎的爵士俱樂部Jamboree演出過,實況演出則收錄在巴塞隆納知名的爵士廠牌Fresh Sound發行之New York-Barcelona Crossing第一及第二集中。當時梅爾道就已經以鋼琴三重奏的形式演出,發行了When I Fall In Love,不但展現了驚人的演奏天分,而擔任伴奏的鼓手Jordi Rossy,後來更成為梅爾道進入大廠牌之後,三重奏的固定演出班底。梅爾道真正站上國際表演舞台是在一九九四年,他擔任了薩克斯風手Joshua Redman的樂團鋼琴伴奏,協助錄製專輯Moodswing,並隨Redman在歐美巡迴演出長達一年半,從而拓展其國際知名度。



一九九五年,梅爾道與華納唱片公司簽約,以鋼琴三重奏的形式發行Introducing Brad Mehldau。由於獲得不錯的市場回應,兩年後唱片公司以「三重奏的藝術」(The Art of Trio)為名,為梅爾道三重奏發行了一系列專輯。一九九九年,梅爾道的知名度達於顛峰,他不但發行了本文首段曾經提到的「三重奏『4』藝術」,將搖滾樂團「電台司令」的作品納入演出曲目中,還發行了一張以原創曲為主的Elegiac Cycle,這也是他首次發行鋼琴獨奏專輯。前者獲得葛萊美獎最佳爵士樂器演奏提名,後者則被「時代」雜誌選為當年爵士樂十大最佳專輯。根據知名的爵士樂月刊「重拍」(Downbeat)讀者調查,梅爾道獲選為當年度最佳爵士鋼琴家,而在二○○○及二○○二年,他又重複獲得此項殊榮。

Elegiac Cycle與先前發行的專輯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藉由挑戰性更高的鋼琴獨奏形式,梅爾道表現了更大的創作野心。此張專輯發行之後,幾乎所有的樂評人都認為這是他出道之後最好的一張個人作品,「全音樂指南」(All Music Guide)的樂評甚至認為Elegiac Cycle和Keith Jarrett七○年代的鋼琴獨奏作品等量齊觀。與Keith Jarrett動輒二三十分鐘長的即興演奏相比,梅爾道演奏Elegiac Cycle是相當簡潔的,每首曲子幾乎都沒有超過十分鐘。即使如此,曲子中蘊含的深刻感情,卻不亞於任何一位優秀的爵士鋼琴家。在Elegiac Cycle專輯中,梅爾道盡情地運用了他的古典演奏技巧和概念(在這張專輯收錄的曲子中,我們可以聽到蕭邦或是布拉姆斯的影響),融合了爵士樂的即興,鋪陳出整張專輯的「輓歌」主題,音樂富含詩意,意境悠遠深邃,獲得極高的評價。

或許是不希望自己演奏的風格被化約為第二個Bill Evans或Keith Jarrett,二○○二年,梅爾道的作品轉了一個有趣的彎,發行了Largo專輯。在這張專輯中,梅爾道採用了更多搖滾樂元素來鋪陳他的即興演奏。伴隨著鼓的重拍和插電樂器的聲響中,我們一方面感受到搖滾節奏營造的律動,另一方面清晰聽到梅爾道強悍且具個人風格的彈奏,彷彿是一具超級挖土機,氣魄十足地駛過險阻重重的馬路。梅爾道之所以選擇搖滾元素,似在掙脫別人賦予他「浪漫主義」風格的演奏形象。

在Largo專輯中,梅爾道以幾段截然不同的音樂形式來詮釋「電台司令」的名曲「Paranoid Android」,前半段以效果器及鼓製造強烈的節奏,中段則以優美的原音鋼琴搭配管樂器的合奏來詮釋主旋律,結束時則再簡短地回到狂暴的插電樂器合奏。「Wave/Mother Nature’s Son」亦是組曲形式,前者為巴西樂手Antonio Carlos Jobim的bossa nova名曲,後者則為「披頭四」樂團的作品。在濃烈的電子音樂節拍中奏出兩首曲子熟悉的旋律,完全顛覆了原曲的「傳統」氛圍。Largo專輯的最後一軌「I Do」則以原音樂器演奏,梅爾道再一次展現了他最擅長的功夫:以經過深思熟慮、抒情、綿密而又有細微變化的琴音來鋪陳故事。


「東京獨奏會」(Live in Tokyo)是梅爾道個人第二張鋼琴獨奏專輯。在這張專輯中,梅爾道的表演概念再一次的昇華了。對這位年輕而具野心的鋼琴家而言,音符的選擇和聲響的配置,不僅可表現如詩如歌的浪漫氛圍,還可以敘述、歌詠浩蕩的史詩。對梅爾道來說,鋼琴代表著一個氣勢磅礡的樂團,音符彼此邂逅、交疊,好比樂團中不同樂器,不同聲部的合奏,時而衝突,時而和諧,但無論過程如何,最後都能激盪出最美的聲韻。

「完美的一天」(Day Is Done)發行於二○○五年,是梅爾道三重奏較新專輯。梅爾道在這張專輯中重新詮釋不少流行曲。無論是傳奇民謠歌手Nick Drake的「Day Is Done」、Paul Simon的「50 Ways to Leave Your Lover」,還是「披頭四」的「Martha My Dear」,梅爾道都能以具創意的手法重新安排,讓這些爵士化的流行曲聽起來不落俗套。與這些流行曲相較之下,梅爾道的原創曲則別具嚴肅的情感深度,值得樂迷細細品味。

值的一提的是,梅爾道也曾為電影錄製配樂。已故的美國導演史丹利‧庫伯力克(Stanley Kubrick)生前最後一部電影「大開眼界」(Eyes Wide Shut)中,收錄了梅爾道鋼琴三重奏演奏的敘事曲「Blame It On My Youth」。而德國導演文‧溫德斯(Wim Wenders)執導的「百萬大飯店」(The Million Dollar Hotel)中,則收錄了梅爾道和吉他手Bill Frisell合作的「Tom Tom’s Room」。此外,梅爾道也曾為法國片Me Femme et une Actrice(中譯:「我的演員太太」)編寫、錄製配樂。這幾年來,梅爾道的音樂創作越來越多元化。去年九月,梅爾道與美國歌劇女伶Renee Flemming在紐約卡內基廳聯合演出,迴響十分熱烈,並發行了新專輯。

這次來台演出的梅爾道鋼琴三重奏成員,還包括了低音貝斯手Larry Grenadier和鼓手Jeff Ballard。Larry Grenadier自史丹福大學英美文學系畢業後移居美國東岸,曾與電鐵琴手Gary Burton在歐美等地巡迴演出,亦曾為薩克斯風手Joe Henderson、女歌手Betty Carter及吉他手等人John Scofield跨刀。他也是吉他手Pat Metheny三重奏的固定班底。鼓手Jeff Ballard成長於加州Santa Cruz。一九八八至一九九○年他加入傳奇盲人歌手Ray Charles巡迴演出樂團,在這之後移居東岸,曾為薩克斯風手Lou Donaldson、鋼琴手Danilo Perez、Chick Corea等人跨刀。Jeff Ballard是梅爾道三重奏的新成員,取代原來的西班牙裔鼓手Jorge Rossy。除了擔任梅爾道三重奏的固定班底之外,Jeff Ballard也是「FLY」樂團及Joshua Redman領導的「Elastic Band」固定的低音貝斯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