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30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意氣風發、激昂熱烈的即興聯演Jam Sessions

一九三四年,爵士小號手Buck Clayton年方二十三,受邀至即將開幕的上海「逸園舞廳」(Canidrome Ballroom)長期演出。作為上海上流社交圈的重鎮之一,「逸園」吸引了中外富商、租界區的官員、嫻熟外語的外交官及軍人等,名氣之大,連中國最知名的宋氏姊妹都參加了Buck Clayton的「哈林十四紳士」樂團的首演!當時被稱為亞洲爵士樂聖地的上海,讓Buck Clayton首次發現,即使身為黑人也可以獲得尊重和認可。他學習當地的上流社會人士,身穿精緻手工西服,到處看球賽、逛夜總會、喝伏特加,甚至還學會騎馬,過得好不快活。

然而,Buck Clayton身處世外桃源的好心情和頂級待遇,很快就被歧視他的美國白人「同胞」破壞殆盡。他與其他的樂團成員先與一群歧視他們的美國大兵打群架,後來Buck Clayton又在「逸園」被莫名痛毆,肇事者也是美國白人大兵,最後,他的「同胞」們居然聯名寫信給「逸園」,要求撤換這群「哈林紳士」,否則就要賞他們「一頓機關槍大餐」!

被「逸園」中止聘約,沒錢買船票回洛杉磯的Buck Clayton,只好在另一家規模小很多的「卡薩諾瓦舞廳」(Casa Nova Ballroom)找到差事,勉強餬口。這家舞廳與「逸園」大不相同,客人多半是本地新崛起的資產階級,也因此Buck Clayton必須演奏些許中國的流行歌曲。根據《留聲中國:摩登音樂文化的形成》一書,Buck Clayton是這樣說的:
(中國流行歌曲)吹起來就像我們早就吹慣的老曲子了。他們的歌其實和我們的音樂沒多大差別,就只是中國歌的音階不太一樣,但只要寫得進我們美國的音階裡去,就可以演奏」(頁六—七)。

有一種說法是,中國的流行歌曲流傳於國外,甚至影響了美國爵士樂的創作,Buck Clayton可算是扮演了媒介角色。不過,關於中國流行歌曲是否真的透過Buck Clayton的改編而揚名海外,甚至「趕上世界流行音樂的水平」?由於缺乏直接證據,筆者無法妄作斷語。事實上,即使由樂團領班Fletcher Henderson所作的「Shanghai Shuffle」,雖然直接以上海命名,充其量也只是創作者的異國想像而已,絲毫聽不出有何中國流行曲的味道。

就音樂的層面而言,真正的重點在於,兩年後Buck Clayton結束旅居中國上海的生活,返回美國,在洛杉磯的俱樂部繼續演出。稍後他答應了另一位樂團領班Willie Bryant,到紐約加入他的演出陣容。Buck Clayton在前往紐約的途中,經過了堪薩斯城,到雷諾俱樂部(Reno Club)觀看貝西伯爵樂團的演出。Buck Clayton極為欣賞此一樂團的高水準又熱力四射的精彩演出,顧不得先前與Willie Bryant的約定,決定留在堪薩斯城,取代Hot Lips Page的角色,成為小號首席,為貝西伯爵樂團效力。當時年輕的Buck Clayton或許還不知道,成為貝西伯爵樂團的紅牌小號手,將成為他人生最重要的轉捩點。

在製作人John Hammond的安排下,貝西伯爵樂團與Decca唱片公司簽約,於一九三七年在紐約市錄下熱鬧而又搖擺興味十足的「One O’Clock Jump」,它不但成為暢銷曲,提高了貝西伯爵樂團的知名度,也讓小號首席的Buck Clayton獲得更多的錄音機會。他不但為女歌手Billie Holiday伴奏,與鋼琴手Teddy Wilson合作,亦曾與薩克斯風手Lester Young聯手演出,並在爵士廠牌Commondore與Keynote發行唱片,Buck Clayton真正揚名立萬,從此開始。

或許有人會問,Buck Clayton的魅力何在?就演奏風格而言,Buck Clayton受Louis Armstrong的影響甚深。他的小號音色清亮透徹,精準地勾勒搖擺感,並且能以高超的技巧帶出了豐富的即興靈感,卻又不失其優雅,讓他成為樂團在俱樂部中「即興聯演」(jam sessions)中的明星人物。所謂「即興聯演」,通常指的是在午夜過後,俱樂部的氣氛變得更放鬆時,節奏班底會開始演奏大家耳熟能詳的曲目,而身處「前線」的樂手們(如小號或薩克斯風)便會扛起樂器,在主旋律之後盡情地各顯神通,輪流作即興演出。這些樂手們並不一定屬於同一樂團,有些人是臨時起意,跑來觀摩或客串的,即興的樂句從一位樂手傳到下一位,好似音樂接龍,又像武林高手接招,兩位吹同樣樂器的樂手互相比劃一番。功力深厚的樂手參與「即興聯演」時,不但可以將俱樂部的氣氛再次炒熱,更能完美地融入整體音樂,與其他樂手作絕佳的競爭/搭配。

雖然大樂團在俱樂部演出時的「即興聯演」已經相當普遍,也受到聽眾的歡迎,但若要藉由當時的錄音技術紀錄爵士樂手較長的即興演出,卻相當不容易。在第二次大戰之前,唱片公司採用的軟體規格,是每分鐘七十八轉的唱片,這種唱片每面只能錄製一兩首短曲。Commondore廠牌的老闆Milt Gabler為了記錄即興聯演的盛況,曾發行四面十二吋的七十八轉的爵士專輯A Good Man is Hard to Find,但市場銷售施展不開,評價也不佳(註一)。當時市面上雖然有賣可以連續播放不同張七十八轉唱片的機器,但不但複雜難用,也無法處理盤況不佳(例如:不平整)的唱片。品質較為穩定,可播放較長音樂的機器或軟體,則只限於錄音室或廣播電台的專業使用,無法大量普及。

一九四八年時,哥倫比亞唱片公司推出了新式的三十三轉唱片規格,隔年RCA唱片公司也推出了四十五轉的唱片與之競爭。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競爭之後,三十三轉的唱片規格勝出,四十五轉唱片改走EP的單曲路線。新的唱片規格雖然可以容納時間較長的樂曲,但或許是尚未普及,並沒有立即影響爵士樂的製作形式。當時舉辦「即興聯演」音樂表演最知名的人物Norman Granz,在記錄JATP(Jazz at the Philharmonic)(註二)現場演出時,仍以發行十二吋的七十八轉唱片為主。

一九五一年,紐約市一家專門發行爵士唱片的獨立廠牌Prestige以新規格發行了長達八分鐘的Zoot Swings the Blues,這似乎給了其他唱片製作人靈感,為何不利用LP的優勢,紀錄一些精彩的爵士即興聯演呢?精明的Norman Granz在一九五一年至五二年間,率先發行數張JATP的即興聯演LP,在市場掀起不小的波瀾。Norman Granz稍後為爵士樂雜誌Downbeat寫了一篇名為「LP如何改變錄製爵士演出的方法」(How LP Changed Methods of Waxing Jazz Sessions)的文章,精闢地指出,小的爵士樂廠牌都知道爵士現場錄音的價值;像加州的燈塔咖啡屋(Lighthouse Cafe)匯集了不少西岸好手,Massey Hall則有有知名的東岸好手參與。樂迷談到Oberlin這個地方,一定會想到Dave Brubeck在那裡演出的盛況,而Stan Getz則與Storyville的精彩現場演出脫離不了關係(註三)

很弔詭的是,作為新式唱片規格推手的哥倫比亞唱片公司,對於記錄爵士樂的即興聯演,腳步卻是格外保守。一直要等到JATP系列唱片大賣,哥倫比亞公司才想到「賺錢要趁早」,何不製作幾張爵士即興聯演專輯呢?於是,就在製作人John Hammond與George Avakian的安排下,Buck Clayton於一九五三至五五年間,在哥倫比亞唱片公司旗下,發行了七張以「即興聯演」為主題的LP(註四)。其中十吋盤兩張,十二吋盤五張,後為Mosaic唱片公司重新整理,發行The Complete CBS Buck Clayton Jam Sessions。這套全集不但是Buck Clayton個人音樂生涯中最好的作品之一,錄音品質較同期發行的即興聯演LP更為優異。即使是批評即興聯演「鬆散、缺乏凝聚力」,言論流於苛刻的樂評人,也不得不承認新規格唱片的錄音品質一流。

既然是聯合創作,即興聯演好壞的責任,也不是由Buck Clayton一人承擔。這幾張專輯雖由他領銜,參與演出的樂手,個個皆非等閒人物。負責吹小號的樂手,除了Buck Clayton之外,還有Joe Thomas和Joe Newman。被稱為「小號喬」(Trumpet Joe)的Joe Thomas,陽剛的音色與他的偶像Louis Armstrong如出一轍。Joe Newman是另一位貝西伯爵樂團的當家小號手,他是在Buck Clayton入伍從軍之後才入團的。這裡所介紹的哥倫比亞錄音,乃是兩人首次攜手合作,別具紀念意義。進錄音室錄製的第一首曲子,是被譽為貝西伯爵樂團國歌的「Moten Swing」,在輕快的搖擺節奏中,帶出了Joe Newman悠揚的小號,他還俏皮地引述了一小段Louis Armstrong的名曲「Dinah」哩!

提到「短號」(cornet)這樣樂器,有些樂迷可能會認為這是美國南北戰爭結束後留下來的軍樂器,它常與古早的紐奧良爵士樂連在一起。不過,在搖擺樂風行的時代,短號手Ruby Braff精益求精,讓聲音既響亮肥厚,帶著誇示色彩的短號,變成搖擺樂中,獨樹一幟而又魅力十足的樂器。值得一提的是,Ruby Braff為Buck Clayton即興聯演跨刀結果,也是他個人生涯中的代表作,尤其是「Rock-a-bye Basie」曲子中,Ruby Braff以短號帶出音樂的輕快喧鬧和色彩繽紛,配合著踢他舞者Jack Ackerman的靈活律動,彼此巧妙地接榫、一唱一答,令人拍案叫絕!

在次中音薩克斯風手的陣容安排方面,除了依照錄音順序,先後由Julian Dash、Al Cohn、Coleman Hawkins、Buddy Tate輪流擔綱。就筆者之見,Julian Dash和Buddy Tate的風格類似於貝西伯爵樂團的薩克斯風當家Lester Young。他們吹的薩克斯風音色是愉快的輕盈感,想要鋪陳的氣氛則是閒適而舒服的。而Coleman Hawkins吹奏時則具有寫書法般「勾勒」的「力道」,尾韻(使用綿延的氣音)渲染的,是一種化不開,濃郁深刻的情感,反映的是Coleman Hawkins沈穩而豐富的音樂思想,帶著欲語還休的藍調愁緒。單是聆聽Coleman Hawkins和Buddy Tate同台演出曲子如「Broadway」或是「Out of Nowhere」,即可辨識兩位薩克斯風手在演奏風格上的差異。

比較特別的是薩克斯風手Al Cohn參與的錄音(「How Hi the Fi」、「Blue Moon」和「Jumpin’ at the Woodside」,其中「How Hi the Fi」錄了兩個版本,The Complete CBS Buck Clayton Jam Sessions全都收齊了)。不單是因為跟之前提到的薩克斯風手相比,Al Cohn的「現代感」(相對而言)更為濃烈,也是因為Al Cohn參與的錄音中,來了一位非常特別的來賓:樂團領班兼單簧管好手Woody Herman。Woody Herman本來只是來跟George Avakian談未來的合作計畫,卻不經意遇上了這次的即興聯演錄音。隔天就要飛到歐洲演出的Woody Herman,吃飯的傢伙早已全送往機場。在Avakian的邀請下,他特地差遣了一個小弟到機場把自己的樂器帶回錄音室來!這場錄音,冶傳統(長號手Urbie Green和Trummy Young的草根味)和現代(Al Cohn和中音薩克斯風手Lem Davis較偏咆勃風格的演出)於一爐,再加上Woody Herman活潑的單簧管音色,將整體的演出氣氛烘托地極為熱鬧。藉由即興聯演的機會,每位樂手輪流上陣,大展身手,彷彿述說著不同時代曾有的點點滴滴,而負責節奏的樂手則像穩定的引擎般,驅動著整輛爵士列車,一路搖臀扭腰,搖搖擺擺,很有精神的向前行!

值得注意的是,Al Cohn及Woody Herman參與的錄音的四首曲子(一九五四年三月三十一日),在正式發行的時候被打散了。其中「How Hi the Fi」和「Blue Moon」分別曾以十吋及十二吋盤的版本發行,專輯名稱為How Hi the Fi & Blue Moon(CL 6326)與How Hi the Fi (CL 567)。在爵士樂的領域中,十吋盤通常為市場的測風球,若是銷售成績不錯,唱片公司才會再接再厲,發行「加長型」的十二吋LP。Buck Clayton在哥倫比亞唱片公司所有的即興聯演錄音中,就只有「How Hi the Fi」和「Blue Moon」曾經發行兩種LP版本,代表它頗受樂迷歡迎!

然而,同一天錄製的「Jumpin’ at the Woodside」跑去哪裡了?答案是稍後發行的同名專輯Jumpin’ at the Woodside(CL 701)。除了收錄了貝西伯爵樂團團員最喜歡演奏的「Jumpin’ at the Woodside」(Woodside乃是貝西伯爵團員到紐約下榻的旅館名)之外,還收了幾首錄製於一九五五年三月十五日的曲子如「Rock-a-bye-Basie」和「Broadway」等,距離「Jumpin’ at the Woodside」的錄音時間,已經是將近一年之後的事情了。由於當時LP長度仍有其限制,所以製作人George Avakian必須得在後製過程剪輯母帶。當時的後製技術,已經可以允許製作人視品味和長度限制,刪除某些樂手的獨奏,或是更動前後的即興順序,所以「Jumpin’ at the Woodside」和「Broadway」都不是原有的即興聯演面貌,而是大量剪輯的結果。即使是後來重新發行的The Complete CBS Buck Clayton Jam Sessions全集中,也因為原始母帶遺失,而必須以乾淨,品相良好的LP進行轉錄重製的工作。這也就是說,「Jumpin’ at the Woodside」的原始完整面貌究竟是如何,後人無從知曉。合理的懷疑是,Woody Herman(以及其他參與錄音的樂手)在「Jumpin’ at the Woodside」的即興片段,明顯地比別首曲子(例如:「How Hi the Fi」)短,很有可能是因為長度的考量,而被George Avakian「喀」掉了!

筆者手邊剛好有編號CL 701的Jumpin’at the Woodside首刻盤。比較這張LP與後來重製的CD,LP版的錄音有著單聲道錄音的溫暖特質、單簧管與薩克斯風「形體」的活生感十足,音色也是優美動人,只可惜因為歷史悠久,LP品相不佳,大量的吵豆聲不免影響了聆聽的樂趣。相較之下,CD版的轉錄品質去掉了這些惱人的雜訊,音色銳利而清晰,立體感也不錯,不過LP特有的溫暖感覺就不見了!

在The Complete CBS Buck Clayton Jam Sessions全集中,最有意思,但也最有可能被忽略的,莫過於幾位長號手的安排了。在熱鬧的即興聯演中,長號角色絕不可少。它相對低沈的音域不僅可以扮演節奏角色,慧黠的即興樂句同樣可以讓長號扮演明星角色。無論是Urbie Green、Benny Powell、Trummy Young、Dick Harris或是Tyree Glenn,都是馬力全開,演奏的熱度十足,個個有高超的傑出表現。以「Blue Moon」一曲為例,擔任長號演出的Urbie Green和Trummy Young盡情地揮灑從主旋律延伸出來的即興樂句,讓長號展現生動的演奏「表情」,這絕對是「Blue Moon」最精彩的版本之一。特別值得一提的是Tyree Glenn,除了演奏長號之外,他也負責演奏電顫琴,表現亦十分稱職。

為哥倫比亞唱片公司錄完即興聯演之後,Buck Clayton繼續忙碌於各類演出及錄音等工作。他既為人作嫁,加入Sidney Bechet與Eddie Condon等人的樂團,在五○年代老爵士復興運動時出盡鋒頭,也曾自組樂團,協同薩克斯風手Buddy Tate巡迴各地,以優秀的即興聯演征服不少樂迷。畢竟,這是Buck Clayton最擅長的功夫,有多少人抗拒得了那種既優雅,品味又出眾的小號吹奏呢?

十餘年前,當我購入The Complete CBS Buck Clayton Jam Sessions時,便深深愛上這一套錄音,也曾想透過廣播電台的爵士樂節目,推薦給喜愛即興聯演的同好。無奈此套專輯的每一首曲子都在十分鐘,甚至十五分鐘以上,與商業廣播電台的節目段落安排難以配合,因而錯失了The Complete CBS Buck Clayton Jam Sessions被更多人聽到的機會。經過一段時間之後,這套限量專輯也絕版了。Buck Clayton以及他曾經營造的,那曾經有過的輝煌榮耀,以及氣氛美、燈光佳的搖擺興味,隨之沒入滔滔歷史洪流。

下次,如果您不經意的,在某個積滿灰塵的唱片行古典/爵士區角落,發現Buck Clayton在丹麥廠牌Steeplechase或是美國的Swingville廠牌(由Fantasy發行,台灣曾有專單引進)發行的專輯,請不要猶豫,趕緊買單!因為,目前還在市面上通行的Buck Clayton作品,本來就不多見,況且即興聯演在當今的爵士樂唱片市場中並不被大廠牌青睞。像Buck Clayton或是其他的貝西伯爵樂團弟兄們那種出色、熱鬧、意氣風發且品味出眾的即興聯演,現已瀕臨絕種。不好好把握機會,更待何時?

[ 註釋 ]
註一:關於爵士唱片史上,從七十八轉唱片過渡到三十三轉唱片規格的過程,以及稍後哥倫比亞公司決定邀請Buck Clayton錄音等相關細節,部分係參考荷蘭裔樂評人Dan Morgenstern為The Complete CBS Buck Clayton Jam Session全集撰寫的內頁說明。
註二:JATP是Verve唱片公司的創辦人Norman Granz為了推廣爵士樂而舉辦的系列性音樂表演,演出歌/樂手均為一時之選,進行激昂熱烈的即興聯演。JATP最初的演出地點選在洛杉磯愛樂廳,因此命名為「Jazz at the Philharmonic」,簡稱JATP。Norman Granz在發行JATP現場演出時,受限於當時的七十八轉規格,必須得一次發行三、四張為一套的唱片。
註三:Norman Granz所提的這些即興聯演的知名錄音,現都已經成為爵士史上的經典,市面上並不難找,例如:
The Quintet, Jazz at Massey Hall (Debut/OJC)
Dave Brubeck Quartet, Jazz at Oberlin (Fantasy)
Stan Getz Quintet, Jazz at Storyville (Roost)
註四:雖然Buck Clayton在哥倫比亞的錄音以「即興聯演」為主軸,不過並非現場演出,而是在錄音室完成錄音工作。類似的製作方式,亦可參考前年由環球唱片公司發行的The Complete Norman Granz Jam Sessions(Verve)。筆者猜測,製作人選擇讓樂手們在錄音室即興聯演,「錄音品質」為首要考量。畢竟讓樂迷「見識」三十三轉唱片的錄音品質,對於當時音樂軟硬體市場的拓展,助益頗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